自己玩。

【林风x章远】他的家乡和心上人

 ※又是大半夜突然短打  bgm:hometown and miss  

※昨天暗恋太苦了,想甜回来

※诗句来自《流浪》

  林风的家乡在海城。

  海城好呀,总是定格在夏日,蓝蓝的天和棉花糖似的云,好像踮起脚尖就能碰到天边,一把拉下来给少年做衣裳。海城海城,顾名思义,它靠海,小城包围在海中间,稍微走的远些就到了边际,目之所及全是海,空气混杂着海腥味,在安静的夜色下扑到脸上,闷上一脸的热气。

  就是到了冬天,也不会冷到哪去,像是夏秋交错,卡在凉风习习又不至于穿上羽绒服御寒的季节,漂亮姑娘们穿风衣,再爱美一点的,上身着重打扮一番,毛衣针织衫轮番上,下身则穿着短裙,一双修长的腿露在外头,脚上蹬一双皮质的漂亮小靴子。

  海城的季节里,人的年华好像总留在最美好的岁月,不是夏日的风吹起洁白的纱裙,就是枫叶下踏着皮靴走过一阵沙沙声。

  林风敲着民鼓走在世界各地,可是他走呀走呀,走过繁华又走过简朴,走过喧闹又走过寂静,他闭上眼,眼前还是小小的海城。

  林风的心上人叫章远。

  章远呀章远,他是披着蓝天白云的少年,他转过头来兴奋地扬起嘴角便是挥洒的阳光。他住在林风的海城,顺着小城的十字路,踏着白球鞋跑出一阵清风。

  他在海城的边际踏过沙滩,在海风的腥涩下举着烟花,林风也举着烟花,刺里啪啦地响着,他的心就像自己敲下的鼓点,跟着这刺里啪啦声咚咚咚地伴奏。

  章远划出一个心的一半,林风就在旁边划出另一半。

  他的心跳的都要盖过烟花的声音了,他看进章远的双眼,第一次觉得紧张又拘束,还有点跃跃欲试,有什么东西即将被他说出口,又因为害羞压下去,强行装出一副寻常样子。章远就比他勇敢多了,郑重其事地面对着他,深呼了一口气。

  接着忽然又不好意思了,章远眼神飘忽地看向大海,终于又下定决心似的转过来。

  他说:“大风吹着我和山冈,我面前有一万座山村,我身后有一万座山村,千灯万盏,我只有一轮月亮。”

  他太紧张了,语速过快,人家的诗都被他说的一点儿浪漫都没有了,林风一个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“笑什么!”章远耳朵通红,“我对你表白呢!!”

  林风想起他心上人对他拙劣的表白,直发笑,他想现在章远应该忙着工作,于是喜滋滋地想着要安排个惊喜。

手机提醒他一条新的讯息,他低头点开了语音。

  章远说:“我想你了。”

  于是林风回道:“我也好想你。”

  他转过头,行李箱整理的整整齐齐,马上他就要回家了,他故意没告诉章远。他要悄悄回到故乡,等在家前的小路上,再拥抱他的心上人。

fin.

评论(6)

热度(70)

  1. 燕京皮酒 转载了此文字